照見諸法實相

禪修-照見諸法實相

禪修-照見諸法實相

學習禪修,就是希望從一切的緣起裡面看到空性,如果你沒有看到空性呢,你就沒有辦法處理你所有的這些束縛。這個花是一個緣起,沒有這個緣起、記憶體,它就不可能成為花。所謂的緣起就是它怎麼組合的,每一個東西都是一個組合,這個組合都是一個無常,都是不實際的,所以我們要慢慢的看到諸法的實相,就是一個空相。

「無眼耳鼻舌身意,無色聲香味觸法,無眼界」,都要「無」,都沒有的意思,沒有色聲香味觸法,沒有眼耳鼻舌身意,都沒有了,我們要這樣去觀,「我」是「沒有」。靈性是沒有眼耳鼻舌身意,無色聲香味觸法。「靈性」是沒有現象的。

如果你能夠這樣去直觀、直看的時候,才能夠斷「無明」,沒有無明才能斷生死,「無無明,亦無無明盡,乃至無老死,亦無老死盡,無苦……」,這樣才能夠處理到你所有的生死問題,才能自在。

「遠離恐怖顛倒夢想,究竟涅槃」,遠離這些的牽掛。坐禪就是回到本來無一物的心性,所以心回家,就是不能夠帶東西回家,你如果帶了東西回家,心就沒有回家,就附著在很多的地方。心不要附著在任何的地方,都要放下,放得下叫做「歇」,「歇」即「菩提」,歇就是我們的覺性,歇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,歇就是放下的意思,就不要去忙碌了。

如何回到心的家呢? 首先我們就是做「吐納」。吐納主要的方法是什麼呢? 你的下顎要壓喉嚨,然後用喉嚨吸氣,從丹田這樣吸上來,然後從鼻子慢慢的吐出去,吸,非常輕鬆,吐,非常快樂,就是吸氣、吐氣,還要很專注的吸氣、很專注的吐氣。
再下來就是眼觀鼻、鼻觀嘴、嘴觀心,心無所觀。淨心觀照!
第三個就是覺知呼吸,第四個就是聽寂靜。

禪修是要一直薰陶的,你沒有薰陶,它就沒有辦法進入那個清楚而寧靜,清楚而不沾染的那份的清淨的心性。要能夠開悟見性呢,是要先做很多的隔離的工作,你的心沒有隔離很多的這個現象,是很難去契入這種不生不滅的地方。

那南傳的方法呢,就是要看這些無常,生滅無常,看這些生滅無常的東西呢,它是一個流動性,一直不斷的死,生了就滅去滅去。既然滅掉了,你就不用去貪著,在這個滅去裡面不去貪著,所以你就會進入「滅盡定」,成就滅盡定就可以成羅漢了。一切都是息滅掉,不再生起,在息滅當中,你沒有去貪執這些現象,你一直都是看到那個滅去的東西。那我們沒有修行的人,都看到生起的東西,發生了什麼事情,發生了什麼,我們叫資訊兒童。當資訊都消音掉了,那你就會進入那個不生不滅的那種本質上去。

不要在那種沉醉的地方,而是在一個清楚的地方,不要去沉醉在感覺裡面,你沉醉在那個感覺裡面,那個感覺就是叫做生滅。所以要覺受,什麼是正確的覺受?
正確的覺受就是不住,無所住,不可得、無所住。